Sunday , 28 February 2021
Home / 科技 / 网络保险

网络保险

星期五,28/04/2017

现在的工厂和制造商总部及连线的其他生意单位,运作程序日益电脑化、数码化和自动化,因而互相衔接的网络必须全天候保安。有一门新生意就这样应运而生,叫做“网络保险”。

网络保险开始变得异常重要,是因重量级医疗产品制造商雅培实验室(Abbot Laboratories)一起疏忽事件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USFDA)审查而引起世界性关注。雅培实验室新近收购心脏病产品制造商圣犹达医疗(St.Jude Medical)而名噪一时,但被执法当局查审警告某批心脏除颤器和起搏器生产线可能已被骇客入侵及操纵。消息传开,股价马上蒸发1.9%,因此,从这起惊慌事件,可见尖端制造厂,现时开始面对网络风险的危机。

通常,网络保险只在以消费人列为前线的行业盛行,比如零售商、金融业及医院,大都购买巨额网络保险,主要是为避防客户隐私资料被盗窃而被人诉讼的风险。这起圣犹达医疗生产线被骇客入侵事件,竟然触发尖端制造商的神经线,竞相购买网络保险来明哲保身,有好多角度值得我们去思考。

这门对准尖端制造商的网络保险生意,究竟有多大?根据美国保险业咨询机构Advisen Ltd 的估计,单在2016年,大约9000美国商家所投注的保险费高达369亿美元,比2015年同业保险费上涨89%;其中,2016年美国制造商行业缴付的保险费等于总数的12.6%,而2015年制造商行业缴付的保险费只占总数的9%,可见涨幅蛮强。

专家分析,制造商也奋起购买巨额网络保险,是因为整个行业愈加依赖云端服务的后援支撑,让国际骇客有更多兴风作浪的空间,而社交网即时互动的文化日益昌盛,制造商网络保安一出事便会网际狂传而天下知,对品牌杀伤力很大。你可能会觉得好笑,专制 Kleenex 纸巾和 Huggies 尿片的 Kimberly-Clark 机构,早在2009年便已投掷重金,购买巨额网络保险。

好了,现在回来再问,圣犹达医疗生产线被骇客入侵事件背后,该制造厂到底有没有承购网络保险,为它的心脏配备提供消费人保险?针对媒体的查询,母公司雅培实验室及出事单位圣犹达医疗都齐齐噤声闭嘴,但《华尔街日报》在数据搜查后,宣布2016年圣犹达医疗,并没承购任何产品责任保险。至少,这对制造商来说,会有什么风险?

根据美国网络风险经纪人 Lockton Cos机构的分析,制造厂一旦经历网络侵袭的破坏,制造商现有的非网络保险可能不会做出任何赔偿,因为美国保险制度规定,任何涉及财产和伤亡事故,都必须证明有出现躯体伤害才会做出赔偿。

其实,网络风险事件,也曾在欧洲发生过,2014年12月,德国联邦资讯保安局曾发出警报,宣布有家匿名钢铁厂因被骇客侵袭而蒙受“浩大伤害”。这份报告凸显一个特别角度,那就是:网络侵袭的破坏性,会比一般水灾所引起的财产和伤亡赔偿,更浩大。

如果根据上述理论根基,制造商若要承购网络保险,那么它的保单应该怎样规划?美国行家认为,不同的制造商(尤其是生产线星罗棋布在世界各地的大机构)拥有不同的优先考量,所以保单必须量身定制,先要确定到底公司的那一个工厂和生产线比较贵重,确保有关单位因网络侵袭蒙受破坏后,能够取回最大的赔偿。

目前看来,网络保险是一门尚未成熟的新生意,保险费因而参差不齐,大多是基于制造商的营业额、行业的特殊性,以及网络数据量来制定。一般上,营业额高达10亿美元的制造商,每100美元万的全面性保单的保险费是介于1万至1万5千美元左右。这等于零售商及金融界普通保费的一半,相比起来,网络保险费还算便宜。

 

图文来自:网路

Leave a Reply

WooCommerce Themes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