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 23 June 2021
Home / 商业资讯 / 公司转型捷径–1/3年轻人取代2/3老员工

公司转型捷径–1/3年轻人取代2/3老员工

星期三,20/09/2017

公司转型可能被备受“非科技时代原住民”所限制和困扰,亚通数字服务总执行长凯利对此给出一道捷径,而他口中的极端做法就是“开除三分二的职员,再聘请三分一的年轻新员工”。

他认为,年轻人的优势在于他们是“科技原住民”,而且他们充满各种的想法,想要改革及充满热情。

他也自嘲说,如果要区分年轻和年老,他自己可能也是属于年老的那一部分。

他在出席麦肯锡举办的第一届“数字化大马”大会上提出,许多时候,这些年轻大学毕业生进入一家大机构,发现老板们都坐在自己的小房间内,上班要打领带、穿大衣,还有许多规矩,其实对年轻一代而言就是一种限制,也导致他们失去创意和憧憬。

他说,在全球化的今天,一切都是处于全球化的平台,最终能够存活下来的可能只有几家。

他以本身处在的通讯领域为例,他相信WhatsApp和微信等将会是未来的胜利者,并会影响未来的市场,所以企业没有时间倦怠,必须要很积极地去应对。

他也以其他行业如金融服务业为例,在支付宝已经准备进军大马的情况下,如果本地银行如联昌、马银行还认为自己拥有两三年的时间来做出应对,其实所剩下的时间并没有想象那么长。

谈到现有的教育制度,凯利指目前的教育制度还是由“非科技原住民”的那代人所编写,所以可能还留在一个不是那么科技化的做法。

他以本身的儿子为例,学校要求他们写一个每周功课计划的作业,写下每一个作业究竟是何时必须要呈上,但是其实年轻人都把这些记录在电话内,但是学校却不能接受那个作为作业。

“所以学校是被非科技原住民的人所领导,大企业也是被我这些并不是生在那个时代的人所领导,所以我才说,除去三分二,然后聘请年轻的三分一,让你自己被冲击。”

“我们其实需要他们(领导层)了解,如果不改变,那就是世界末日了。”

凯利认为,公司转型的难度在于领导层,即管理层和董事局,因为这些人必须要做好准备,否则一切都只会是浪费时间。

他也感叹说,其实如果董事局内有些年龄较大,对于新科技和改变没有太明确概念的人,其实转型起来也就会有些挑战。

对于现有企业的转型,他提出三项建议,即先选择两三个能够通过数据和科技解决的公认问题、让高阶主管与外界进行接洽并吸纳适当的知识及开拓眼界,而第三项则是在公司里寻找能够扮演“翻译员”的改革之士,对于未来的改革,能够向其他人进行讲解。

“这个方面,你不可能全数都外包出去,所以自己必须要做好,才能够确保一切都顺利地运作。”

Fusionex总执行长拿督斯里郑凯文认为,公司迈向数字化转型首先必须要鉴定较为容易达成的目标,而且必须了解到“人工智能就好像是个婴儿”,不是一个一派上用场就能够解决所有问题的超级助手。

他强调,有许多人想要一次过达成很多的目标,但最终却是一无所获。

“我们必须要有这样的思维,就是启用人工智能其实就是一个旅途,他不是另一个JARVIS,事情并不会好像那样。”

JARVIS是漫画、动画和电影《钢铁侠》中的人工智能管家、超智能软件,能够独立思考,处理各种事务、计算各种信息。

他说,人工智能系统需要通过学习来改善,所以企业对待它其实应该好像训练一个婴孩那般,通过询问正确的问题,系统能够融入相关的智能,协助系统快速学习及优化。

“同时,我们也必须要准备好面对失误和挫败,别害怕失败,因为有些人可能保持着开始的6个月后若不成功,我就放弃。这个系统的强处不是达到你的KPI,而是不断学习及改进”

谈到一些公司以“基建未完善”作为理由,迟迟没有转型开脱,郑凯文认为公司迈向数字化其实并不存在所谓的标准,也不是个不变的规定。

他认为,企业应该从小做起,但是考虑到的却是大的画面,逐渐改善。

大马通用电气总执行长拿督马克罗扎里奥则提出,近年来科技的普遍化也导致出现了许多的数据,而公司的资产也逐渐分成虚拟产业和实体产业。

他指出,目前许多行业的虚拟产业的价值可能比实体产业更有价值。

他说,现在的重点是如何结合实体产业和虚拟产业。

麦肯锡大马伙伴尼玛马努尔认为,在我国的生产总值不断被人口和劳动力增长推动,继续取得亮眼成绩的情况,但在未来初生婴儿人数降低的情况下,理当考虑通过数字化和大数据分析,增加大马生产力,并维持现有的经济增长幅度。

他直言,数字化和大数据分析并不是一个选项,而是一个企业都必须做的事情。

“未来的婴儿出生率会更低,所以在生产力方面需要提升,才能够维持经济增长的步伐。而数字化就是个重要的因素,关键在于什么时候,而不是做或不做。”

他在“数字化大马”大会的媒体汇报会上说,其实在科技转型方面,技术是最容易的那一环,而第二个必须要做好的就是职员的培训,才能够确保转型取得所要的结果。

他说,过去在世界经济论坛上也经常针对“转型=失业”的社会影响力做出讨论,而其实这也代表现有的劳动力需要经过再培训,因为只有在技术培训后,才能够找到新的机会。

他坦言,许多时候,很多企业在转型的路上也考虑到“不想让太多人失业”,而在这部分就要做好培训方面的工作。

麦肯锡数字实验室亚洲执行伙伴麦克吉斯则点出,从一个较为宏观的角度来看,其实目前全球使用机械最为广泛的国家是中国。

“这代表未来的生产力水平会有所提升,所以其他国家如果不追上,进行自动化,就会被落在后头。”

他说,在全球化而言,其实竞争力方面一直都有竞争力,而各国都要维持和增加本身的竞争力。

受冲击行业更快速改革询及大马麦肯锡现阶段服务的行业里面,究竟哪些更为快速接受数字化和大数据等新科技,尼玛直言就那些在第一时间收到冲击的行业。

目前麦肯锡在国内主要服务的行业包括通讯、媒体及科技(TMT)、石油天然气、金融服务、零售及大财团。

他不否认,这些行业都有受到影响,但是不同的行业采取了不同的应对方式。

他说,对于一些受到更多冲击的行业,他们采取更快速的手段来做出改革,而这个从通讯、金融服务行、零售业方面就能够看到。

反之,对于一些行业而言,数字化和大数据分析等只算是一个机会和先机,而对这些企业而言,他们并不急于改革,所以是属于“慢慢来”的那一群。

 

图文来自:网路

 

Leave a Reply

WooCommerce Themes Free